菜叶【一颗菜】

没有消息,即是消息。

双聂:愿你不再负我(完)

他的弟弟,不应该是这样的。
聂明玦在看到了鹤的时候这样想。

白衣,折扇,和那不屈的眼神,像极了那被人囚禁的鹤。
羽毛之下,是不屈的骨。
折扇之后,是老辣的城府。
怀桑败也在他,成也在他,全是为他一人,他之前怎么没发现呢?

而今,无牵无挂,心无所向。
也是为他。

自己真是自私至极。

“聂宗主这是何意?”聂怀桑把玩着折扇,看着聂明玦准备好的清酒,笑着问道。
“怀桑……”聂明玦一时语塞,“你能原谅我吗?”
聂怀桑睁大了眼。

可笑。

“不可能。”
你让我把心全部都掏了出来,血淋淋的呈在面前却被狠心拒绝,现在我将心已经放进了布满荆棘的胸膛,你却要我再次拿出来。

这很疼,你不知道吗?

“你喜欢的是金光瑶,”聂怀桑苦笑“我怎能插手?”
你们情比金坚,死后都在一起,只能让我一个人带着情,独活于世。

可能我也只是替代品。
“谁说的?!”
聂怀桑一愣,
“我……我从来就只喜欢你啊……”
怎么可能……
聂明玦不喜欢金光瑶?

“你……喝醉了吧……”
“我滴酒未沾。”

“那你肯定是疯魇了……”
“我神志清醒。”

“你把我当替代品,对不对?”
“你只是聂怀桑。”

一句句,一字字烙在了心上。至今难忘。

月下,一对人,一桌酒。
之前的人,殊途。
现在的人,相拥。

评论(15)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