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叶

主产原创,灵魂搭档菜根

澄羡:我回来了(1)

怼忘羡

没错,我真香了。 产粮使我快乐。

这个就是以前的愿世界对你温柔以待,不过没有了双聂,以前的三个都删了,包括退圈的那篇。

以前为什么退圈,是因为我他妈差点性命不保被人肉。现在无所谓了。

来,张嘴,吃粮。
——————————————————————————— 爱情,无非就是少年时的冲动。

至少魏婴是这么认为的。

他记得他在莲花坞时,江厌离总是给他和江澄做美味的莲藕排骨汤,他和江澄总是因为一块两块排骨的事情吵起来。最后,江澄总是不想和他争吵,便把排骨让给了他。

这时候,魏婴往往开心的笑着,然后把排骨再夹给了江澄。

两个少年,一起喝着温暖的莲藕汤。 江澄总是喜欢低着头,轻轻的喝,不像魏婴一仰脖就喝完。魏婴总是喜欢先比江澄喝完,然后仔细观看江澄的侧颜。

江澄的杏眼十分漂亮,皮肤也比那些家族的大小姐好了不知多少倍。细皮嫩肉的,总是让魏婴想上去啃一口。

情感就这样,不可挽回的变了质。

他总记得,虞夫人虽然很凶,但却也很关心他,她和江澄一个性子,口是心非。

江枫眠叔叔十分温柔。

可是……一切都没了。
一直以来,他拥有的美好的事,就这样破灭。

如果没有他,江澄,不,江家,会不会还好好的?

魏婴一直很内疚。

所以他选择在地府赎罪。
因为,他总得学会独立。

他每天都从奈何桥上押送犯人,成为了一名大名鼎鼎的鬼差。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停止他的脚步,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忘记关于江家的一切,无论是美好的还是别的。

可是,他有一天,停下了脚步。

他在忘川河面,看见了江澄。 以及……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蓝忘机身边的自己。

大梵山。

魏婴看着在蓝忘机面前嬉笑的魏无羡,握紧了拳头。 这真的是自己? 你怎么能笑得出来?! 你怎么能在他面前这样?!! 你怎么能不和他回去?!! 即使……你欠了他,你也该回去啊…… 回去赎罪啊……

回去啊……回到你心心念念的莲花坞,回到你曾心心念念的人的身边,回到他,支持他,你们可是云梦双杰啊。
为什么,不是他自己呢?

就这样,魏婴从大梵山看到了最后。
他一步都没走,因为鬼是没有知觉的,没有饥渴疼痛,所以他一直看着江澄,看着这个坚强的男人在观音庙里放下一切,只为了答案。

他不敢相信这是自己。

最后,江澄在莲花坞里哭了,他在地府哭了。
魏婴的泪流入了忘川河,打碎了江澄的映像。

如果说最纯真的爱,能够打动上苍,那么魏婴的爱,就可以打动阎王。

他们是家人,是兄弟。
他们是男子,所以要有男子的担当。
魏婴回来了,付出了代价。
装傻充愣……可能更惨。
但是,相比起江澄,这又算什么?

远处的大雁回到了家乡。
同样,魏婴也要回来了。

我!我要真香了!!我要产粮!我爱澄羡!!

我认为爱情无非就是这样俗套:你是年少的欢喜,喜欢的是年少的你。所以,总会有人带着自己的记忆,闯入我的一点一滴。

我不相信爱情,但是它是美好的,所以我愿意试一试。

但是,爱情就是俗套的。
所以我们没有走到一起。我最终也没有闯入你的一点一滴。

来自今日感想。
并没有失恋,因为我还没有和别人谈爱情。

谁能知道月考的痛……

哑舍(赤锁):恶龙与医生(1)

传说在遥远的秦国,新上任的国王胡亥的兄弟扶苏被恶龙掳走。

也就是像童话中一样的开头,总是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的勇者们开始了讨伐恶龙的征程。

但是医生没有去,因为他是一个战斗渣,肉搏完全不是那些体壮勇者们的对手,只会医术。但如今药剂师这个职业的诞生反而让医生没有办法。

只要被打了嗑瓶药就好,谁还去你的医馆?

所以说医生的收入直线下降,他也只能拼一下运气去看一看那个最近有名的恶龙,顺便捡个漏之类的。

医生开始了他的征程,他准备好了粮食和水,然后上路。

然后他遇见了一个人。

那个人很特别,就是那种明明长得很普通却能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一双红色眼睛也是十分出众,身穿着黑色龙纹长袍,那条龙让医生很不舒服,总觉得它像是活的一样。

那人倒在了路边,一双眼睛半眯着,看起来很虚弱。

医者仁心,不得不救。医生根据他的气色,又做了很多事情,推断出这个人脱水了。

医生掏出了自己的水,把水喂了下去。不一会那人就醒了。

“……你是谁?”那人问道。
“我……是医生。”医生愣了一下,随既又说“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毕竟才刚刚起来的人,好歹也要问一下哪里不舒服然后再治一治。

那人摇了摇头。“没有。”

“那……你的名字呢?”医生问。

“我叫甘罗。”那人说完后淡淡的笑了笑,看起来很好看。

“那你呢?”甘罗整理着衣服,起身俯视着医生问道。
“你就叫我医生好了。”医生挠了挠头,随机也起身。“哦,对了,你知道恶龙巢穴哪里走吗?”

“恶龙巢穴?”甘罗皱了皱眉,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悦“你问这个干嘛?”

反而是医生一头雾水的看着他。“因为没钱啊,”他说完后又补充道“我就是一个战五渣,去那里只是捡个漏而已。”

“哦,原来如此。”甘罗笑了“那咱们不如一道。”

“诶?你也要去吗?”医生整理着包,听到这句话之后抬起了头,满怀期待的看着甘罗。
万一这是一个大神,他和大神打好关系后,他自己生活不就不用愁了么?!

“当然。”甘罗看见了他这个反应,感到有趣。
废话,那是我的家啊。

“那就一起走吧!”医生对着老板伸出手,微笑道。
甘罗愣了一下,然后轻轻地笑着,伸出手去,点了点头。

很久以后,医生回忆着这个片段,仍然让他记忆犹新。

他记得那天的夜里,他轻轻的吻上了月光。他一直对月光心怀景仰,因为他坚信月亮是他的守护神。

童话里的恶龙被这副美丽的景色震惊到了。

只觉得那天啊……风很轻,地阔天高。

———————————————————————————
第一次写哑舍同人,很激动。
毕竟我已经负债累累了,还有时间写同人。
(发出了不想写原创的声音)

一个老板。
说实在的,我实在不会画龙。
死亡黑白遗像系列。
谁能教我画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今天开始,塑造文笔,做回自己。

群号:926431718
讨论魔道,还有瞎聊。
占tag致歉。

德牧花花,就是和天道一起在凉亭的那个黑衣男子。
你猜猜他为啥拿莲花?
猜猜他的cp是谁?
哈哈哈就不告诉你!
@菜根 是她的文里的人物哦~

原创耽美:杀手肖酒(1)

肖酒是一个杀手。
注意,不是那种电影里狂霸酷炫拽的杀手,而是穷到没钱没房没车的三无杀手。
每天只能早上兼职晚上接单的那种废柴。
这,也是我们的废柴主角。

其实肖酒长的还不赖。
比如说白皙的皮肤,因为生活磨难而熬出来的略黑眼带,显得他的皮肤更是有些病态的白。身上穿着破洞牛仔裤和白衬衫,原本如此朴素阳光的穿着被他穿出了末日里半死不拉活的感觉。
整个人散发着抑郁的气息,如果配上一个霸道总裁那就是颓废小白脸白莲花和霸道总裁的玛丽苏爱情故事啊!
但是身为一个有素质的白莲花怎么可以这样呢?所以我们的肖酒同学就这样坚持在成为杀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因为啥?因为这一期的cp和他没关系啊。
可以说是套路中的套路,套路中的战斗机了。

今天的肖酒依旧在兼职。
今天的肖酒依旧在做白日梦。
今天的肖酒,接!到!单!了!!
不过目标有点难。
这次的目标是玛丽苏文里的霸道总裁君祺漠。
听名字就很霸气。委托人是一个光鲜亮丽的女人。
呵,显然就是那种因爱生恨的。
呵,女人。

肖酒扒拉着手机屏幕,无聊的翻着君祺漠的资料,在大街上游荡着,因为他一点头绪都没有。
肖酒仅仅知道目标的公司而已,只能从这里下手了。
肖酒叹了口气。

“你好,请问有预约吗?”前台小姐礼貌的问道。
“……没有。”肖酒挠了挠头。
现在的有钱人真可怕,见个面都要预约。
“那您就先在等候室里等一下好了。”前台小姐向等候室指了指。
“嗯,谢谢。”肖酒点了点头。
他转过头,没想到却看见了一页招聘广告。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肖酒抱着这样的心理读了下去。
他从来不会想到这一个广告会给他的人生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像蝴蝶效应一样,刚开始没有太大反应,但到了最后就会发现它已经成为不可收拾的风暴。
而肖酒,似乎就是风暴的中心。一切都掺杂在里面,至于会发生什么,那就是后话了。
“招聘……保镖?”
肖酒嘟囔着,突然后背被拍了一下,吓了他一大跳。
“先生,您对保镖感兴趣吗?”拍他后背的是一个年轻俊郎的男子,嘴角总是有着近人的笑意,眉眼弯弯的,好像很好接近的样子。
“啊……哦,对。”肖酒这回反应的很快,他打算先打入公司内部然后从长计议。“我就是来应聘保镖的。”
“原来如此,那您请和我来。”那人笑了一下“我叫白苏,请多指教。”
可能是因为做贼心虚,肖酒觉得那笑突然让人不寒而栗。

白苏敲了敲门。
肖酒突然不想进了。
去你妈的从长计议,直接进了总裁办公室怎么办?不会是总裁要招聘保镖吧?!
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白苏看见了肖酒的犹豫,说了一句“放心吧,君祺漠总裁很温柔的。”
肖酒眼睛一眯,有故事啊大兄弟。
可是当他还没有吐槽完,他就已经进了狼窝。
“你你你好,我叫肖酒,是来应聘的。”肖酒局促的说。
那个气场全开的男人就是君祺漠。

出乎意料的,本来没有希望的肖酒被如愿以偿了。
肖酒默念着,君祺漠就是自己的贵人。
可是啊,他却要杀了他。
肖酒没有意识到这件事。
毕竟每一个人都有身不由己的理由。

(他看见了希望,看见了光。他看见的身处黑暗的人渴望,一寸一寸的嫉妒如同老树的根,纠缠着,腐蚀着已经生锈的心。
你是冬日里的暖阳,可能这样也是最好的归宿。
也许,我们终是殊途。
但愿下次,走康庄路。)
白苏写下了这一段话。
泛黄的日记本上记录着君祺漠的喜好,记录着他的行程,他的人际关系;记录着自从白苏遭受世界的恶意时的,和君祺漠相处的一点一滴。
你是我生活中唯一的光。
但是,光这种东西,可望不可及,并且,平等待人。
白苏早就知道,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他抚摸着自己被调走的证明,眼泪落了下来,打湿了纸。
我难道不能喜欢你?哪怕记录你的一点一滴?

“是……肖先生吗?”白苏来到了肖酒的住所。不为别的,他怕肖酒不知道君祺漠的好恶,让他不习惯。
可是,白苏没有发现,爱他,也是一种习惯。
为了别人,舍弃自己。这是白苏的性格,也是君祺漠认为的讨好型人格。
尤其是这种人,一个男人,习惯自己。
君祺漠并不是瞧不起同性恋,但是他心里还是喜欢女人的。白苏明白这一点,一直小心翼翼在他身边,将一个男子混成了女子的那副样子,属实不易。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东西努力就有结果的,尤其是爱情这种东西。
“唔……白先生?”肖酒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问“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吧,外面挺冷的。”
白苏这才被冷风打了一个机灵,确实,秋天了,挺冷的。
也应该提醒一下他要注意一下才对。

“白先生……你有事吗?”肖酒总是很有礼貌。
其实肖酒这个人吧,外表上让人觉得他是社会地痞,结果人家其实是一个很有礼貌的人。
“那个,您知道……君先生的喜好吗?”
君先生……
君先生……
君祺漠?!!
拜托。竟然还有人会惦记他?肖酒可是活在他的低气压下好嘛?!明明只是相处了一个下午,却感觉自己在黑山老妖身边待了一年!为什么会惦记他?惦记秃头总监也不该惦记他好嘛?!!
肖酒的内心激起了千层浪。
有故事啊。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短,因为作业太多了。更新随缘吧,不会坑的。姊妹篇在 @菜根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