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叶【一颗菜】

没有消息,即是消息。

风情:今天过得不错(一发完)

“呦,巨阳将军今天怎么有如此雅致来我玄真殿?”

依旧是熟悉的讽刺语气,说的话也依旧不讨喜,若不是说这话的主人是大名鼎鼎的玄真将军,恐怕一般人早就动手了。

按照以往,恐怕这仙京又是要被拆了大半,站在门外的侍从为仙京建设悄悄捏了一把汗。

不过被针对的主人今天倒是没有像以往那样大骂。风信胳膊支着脑袋,出神的看着慕情,看的慕情心中一惊:难道风信被打傻了?

“你才被打傻了。”风信忍住了要黑的脸,缓缓的说。

说来也怪,风信今早看见慕情,顺便还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就是慕情脑袋上有一条红色的小字:【风信过来了。】

再然后就是:【他为什么盯着我?】

之后就是:【难道我脑袋上有什么东西?】

在这条小字出现后,风信看到慕情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果然还是我没有剑兰好看……】

诶诶?等等?!怎么转的那么快?!为什么还说到剑兰身上了?!

风信在知道慕情喜欢自己时,是很吃惊的。
原来小心眼慕情喜欢自己?!
他也没看出来啊!两个人一起打架,或者冷眼相对,这样子已经过了八百年了,怎么会喜欢自己呢?
不过……仔细一想,确实好像是如此。比如说上次中秋慕情找他喝酒时送他的红豆骰子,再就是每次上朝时总是偷偷瞄一眼自己之类的……

之前并没有想那么多,因为慕情性格本就不讨喜,上天庭排除殿下也只有自己一人与慕情有些交集,便并没放在心上。

今天他本来想找慕情好好谈谈,可是看见慕情的想法时,他决定好好陪慕情待一天,再说出自己并非断袖。

“慕情……今天看灯吗?”
“我没事下什么人间,难道你是闲的?”
【风信找我看灯了!好想去……不过最近有点忙】
风信看到慕情说的话再看到内心想法,突然觉得慕情很可爱,这种心口不一的人。

虽然他风信,现在的南阳将军很不拘小节,但也不能直接把以往的死对头拉到人间啊。

所以他雇了一辆马车,将慕情帮了上去。
真是,想看灯就直说嘛。

“慕情,你看那糖葫芦。我去买。”
“这缎子挺好的,买两匹好了。”
“我累了,要不然去茶馆坐坐?”

路上,风信发现慕情其实还是挺喜欢人间的。看到这些感兴趣的事物,却不说,所以他一并代劳,买了下来。不顾慕情的白眼硬塞给他。

晚上了,这一天过得真快。风信看着脸上不耐烦实际内心像小孩子一样的风信想。

马上就要离开了……

放灯的时候到了,慕情挑了一盏灯,放到了湖上。
微光照到了他的身上,平时讥讽的眉眼变得柔和。
风信走了上去,抚摸着他的脸,看见慕情疑惑还带着惊喜的神色,轻轻开口“在一起吧”

今天过得还不错。慕情想。

评论(10)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