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叶【一颗菜】

没有消息,即是消息。

澄羡:愿世界对你温柔以待(5)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看着地上散落的红豆,金凌轻轻的吟诵着诗句,低头沉思。 眉间那点朱砂,仿佛更填了些锐气。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魏婴听到了诗句,然后脸色又凝重了几分。

红豆啊。

红豆又名为相思子,相思最美,所以如同真心难觅,由衷的对待对人们来说是幸福的,所以无论是友情也好,亲情也好,爱情也罢,都表达了羞涩的心意。 所以,面对真心,唯恐用谎言相待。


看来那门生犯了大忌。


真心不可骗。


魏婴知道,这恐怕是有名的鬼——痴女。 夷陵老祖魏婴怎么会不知道呢?毕竟他可是用过这种鬼的人。


“这是……痴女?”魏婴对金凌问。


金凌微微一愣,然后说“是。”

“为何痴女会在云梦边界?”蓝忘机开口,“痴女怨气极重,所以没有多少,我只知道婴曾经有过。”


魏婴点了点头,的确如此。历来痴女都有至怨,鬼气冲天,威力极大,是炼尸的好胚子。


“此事我会和舅舅商议,”金凌突然起身,“所以,含光君,请你回去吧。” 蓝忘机想要说话,却发现实在没有什么可说。毕竟他不是金家人,也不是江家人。


目送蓝忘机离开后,金凌突然被魏婴吓了一跳。 魏婴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金凌厌恶的皱了皱眉,然后看着魏婴这幅胚子。 多情的桃花眼和那个魏无羡一模一样。让金凌想起了很不舒服的回忆。


“别看了,我要回去找舅舅。”金凌推开魏婴,然后看了看魏婴。


如果这蓝婴不是个断袖,倒是一个多情君子。


金凌长得和金子轩很像。 魏婴甚至从他身上看到了金子轩的影子。

他还想起了穷奇道——一场噩梦。


人总会犯错,然后欠下永远还不清的债。 犯下了一个错,觉得自己能够偿还,但是最后已经发现你早已无力回天,就算有再大的能力也无法弥补,永远无法还清。


还……又怎么能还得清……


云梦是温柔的。温柔到让他忘记一切。洗去了魏婴的沉重。


总是带着一股荷花香,还有着荷花池带有的独特湿气,和荷花香一起吸入鼻腔,温暖着人们的胸膛。 魏婴怀念这一股温柔的香气,能让他放下一切去体验这种舒服的感觉。


云梦的气息让他熟悉,也让他沉醉。


“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觉……”魏婴轻轻的对金凌说“云梦总是舒服的。”


金凌吸了吸鼻子“的确。”


“不过我小时候认为云梦不怎么舒服。” “为什么?”


“因为舅舅总是皱着眉头。”金凌说。


魏婴心下一震。

“我问舅舅是因为什么,但是舅舅总是不跟我说,后来我知道了,舅舅心里总是有那个魏无羡,他还是记得那个云梦双杰。”


“我曾经对他说,忘了不好吗?但是后来我也逐渐明白了,那是他们共同的荣耀,却也是他一个人的遗憾。”金凌继续说“魏无羡一直是他的心病,不想忘也忘不了,记得起又说不出口。”


魏婴知道,但是他没有知道江澄竟然到了这样的地步。 心病可是无药可救。


“那……现在呢?”魏婴弱弱的问。他的手紧紧的抓住了衣服。

“照旧。”金凌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我理解舅舅,但是不理解魏无羡。”


“你和他长得有点像,”金凌直视魏婴,然后坚定的说“但是我相信你是一个好人,你和他不一样。”


魏婴故作轻松“只不过是长得一样,怎么可能和夷陵老祖一样呢?金宗主可真是会说笑。”


但是……如果金凌知道他是魏婴呢?


在他眼里魏婴和魏无羡是不是一个人?是不是也是伤害他舅舅的罪魁祸首?是不是如果金凌知道了,那么他一辈子就没有机会见到江澄了?


幸亏……魏婴轻轻叹了一口气……幸亏只是如果。


魏婴眸色一暗,这份禁忌的情感就像一块烫手的山芋,扔又扔不了,抓住的话又会像荆棘一样在魏婴的心里生根发芽,禁锢住他的心脏,让他无法呼吸,渐渐的随着它增长越陷越深。


他知道,他不能让江家断子绝孙。


“怎么了?”金凌看到魏婴自从他说完这一席话之后的奇怪神情,有些担心。然后又突然想到,这蓝婴毕竟是外家人,说这么多好像有些不好。随即又补充道“你可别向外乱说。”


魏婴苦笑了一下“是,金宗主。” 当今这蓝婴的疯子壳子里,说出去真话又有谁能信呢?恐怕也就只有那个和蓝忘机在一起的魏无羡了。 罢了,他也不会在意。

魏婴觉得他自己像纯洁和罪恶的混合物,本身并非干净,总会有沉重的负罪感。


混乱。

魏婴紧紧的握住金凌的手,金凌颇为诧异。

疑惑。

为什么会这样。

沉痛。

是自己的错?

负罪。

…………魏婴突然想要大笑。

江澄,这对他来说就是毒药啊,甩不下,拿不得。

也罢也罢,那就让这毒深入骨髓好了。


江澄……无论如何我也要到你身边。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