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叶【一颗菜】

没有消息,即是消息。

澄羡:我回来了(2)

时光是脆弱的,人也是脆弱的,所以时光和人一样,经不起一次次的辜负。

所以,一颗心,冷了就是冷了,再也暖不回来。

一个人,也就只能这样寂寞下去。

好比,江澄。



其实江澄也做过梦,一个千秋大梦,不比天子统治山河的梦美好,但也差不多。

就比如家庭圆满幸福,一生平安喜乐。

比如金凌永远能在别人面前骄傲的走。

比如回家的时候能够喝一碗热乎乎的莲藕排骨汤。

比如说云梦双杰。

但是,梦终究是梦。闭上眼有多美好,睁开眼就有多碎。

所以,他醒了。

因为他是一个家族的顶梁柱,他是一个孩子的舅舅,是一个要顶天立地的男人。

他不想有污点,也不能有污点。他不敢想象自己有了污点之后,别人怎么说江家,别人怎么说金凌,别人怎么说自己。

江澄放下了茶杯,同时闭上了眼睛,眉头皱着。

但是,他也有尊严。

是时候和蓝家做个了断了。


聂怀桑会因为蓝曦臣包庇金光瑶而不护蓝家。现在聂家蒸蒸日上,搞好聂家很重要。但是到时候就怕聂家反咬一口。

金家自然是不用说,金凌是他的外甥,虽说有些叛逆,但是也是会听他的。

到时候蓝家就会……

不,不行。

如果他这样做,一定会有人在外面乱的。到时候金凌……江家……

啧,又是个死结。


“魏无羡,我已经忘记你了。”三毒圣手江澄少有的喝着酒。他垂下眼帘,眼前浮现的是一幕幕美好的记忆。

不过,再闭上眼,就没了。

世界上很多东西都是可以挽回的。比如说金钱,比如说名利,但是又有很多事情是不可挽回的,比如回忆,比如旧梦,比如对一个人无法抑制的情感。

但是该放手的还是得放手,因为你终究会知道这不是属于你的,也终究不会是你的。

他必须放下,因为他要向前走。

其实他一直都在向前走,只是他不曾察觉。

并且没有察觉,向前走的只有他一个人。

所以,他做了一个决定。俗话说的好,做决定是一个讲究,所以他选择忘记魏无羡。


忘记,并不是是记忆中的磨灭,也不是不想起,而是再次想起时心中毫无波澜甚至还会袖手旁观。

江澄醒了,再一次。


魏婴回来了,再一次。

魏婴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到云梦。


云梦的风是温柔的,但又不肯对你说,所以它总是像刀子一样插进来,但是有发现其实它是好的,甚至是关心你的。不像姑苏。

魏婴一点都不怀念姑苏。

但是,如果说在姑苏有美好记忆,那便是江澄,江澄和他在一起的一点一滴。

他还记得江澄背着他走的那段路。

他还记得江澄为他受过的罚。

他还记得江澄……他自始至终,从未忘掉。


他是魏婴眼里的光。

我不曾爱过小溪,也不曾爱过大海,我不曾爱过银河,也不曾爱过星星,因为我只爱你。

是刻入骨髓的爱。

是无法抑制的思念。

是永远没有未来的,禁忌。


我会和你纠缠一辈子,生生世世,不死不休。









评论(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