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叶【一颗菜】

没有消息,即是消息。

双聂:茶馆(一发完)

牛毛细雨十分温和的落在了行人的衣服上,衣服没怎么沾湿,反而像小猫爪子一样挠在了人们的心上。急切回家者有之,考取功名者有之,赶往私会者有之,显然穿着白色衣服的说书人是前者。

他急匆匆的推开了一家茶馆的门,那家茶馆规模不大不小,但却十分干净,显然是主人精心打扫的结果,这也看出主人对这家茶馆十分上心。
这茶馆啊,是一对哥儿俩共同经营,哥哥是老板,弟弟考试之后并未中举,就留了下来,当了说书人。

暂且不说茶馆里的茶怎样,所有小城里的人都愿意来。因为这里最干净,最热情,并且……话怎么说来着?对,有格调!
茶馆里的人都很多,要论平常?喝个茶都要先预约!不过也有特殊情况,比如说今天。

也许是因为天气的缘故,茶馆中人不多。

茶客们看见说书人进了来,纷纷抬头道“二公子好啊”

被称为二公子的说书人总会笑着点头“大家也好”

茶馆是他的家,老板是他的亲哥哥,为人正直无私,街坊四邻一有事就找他,虽他人十分年轻,但在这里还是有威信的。

并且还不小。

“又去哪里野了?”声如洪钟,不失威严。这一定是他哥哥。“下雨也要跑出去?”

话音刚落,便走出曦玄衣男子。浓眉大眼,小麦色的皮肤与那健壮的体格搭配的很好,但又不是那种特别健壮的类型。

“嗨!”说书人将手中刚买的话本放下“这不是去买新话本了吗?”

说起来,他们哥俩长相大相径庭。说书人是那种面皮白净,柳眉凤眼的小生。不过眉眼中还是有相似之处的。

“你要是把这种劲头放在学习上……”
“诶诶,知道,一定是肯定能考取功名了,是吧?”

老板沉默着,将刚沏好的茶放在说书人的桌子上。

说书人悠悠的喝着茶,认真的翻着新买来的话本,考虑着今天说哪一段比较好。老板在柜台后,支着胳膊看着他。

仿佛永远也看不腻。

“先生,你会念字吗?”一个少年在街上抓住了一位教书先生的衣服。
教书先生看上去是不急要干正事的样子,他俯下了身,看着少年,微笑着说“当然会了”

“那你能教我弟弟吗?”少年认真的看着他。
教书先生心里有些吃惊,这孩子一副聪慧样子,为什么要教他弟弟而不教他自己?

“难道教你不好吗?”
少年摇了摇头。
“我弟弟是个奇人,他比我更厉害。”
“那走吧。”教书先生起身,拍了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看这架势,京城的官是不能当喽。教书先生这样想。
他李某,无非求的就是一个桃李满天下而已。

的确,是个奇人。教书先生一展折扇,眼微眯,看着这个幼童以及在他身边十分温柔的少年。

“天色不早了,”少年突然看向沐浴在黄昏彩霞之下的青石板路,以及那被晚霞笼罩的江南小城。
“先生就请留宿一晚吧”少年道。教书先生在教幼童时就说好,他不要任何钱财,只需三餐饮食不亏就好。

“唔……哥哥……”幼童抱着少年的腿,可怜兮兮的看着少年,看的少年好像要被看化。
“什么事?”少年摸了摸幼童的头,把他抱了起来,十分温柔的说道。
“我要抱着哥哥睡。”幼童回头看了一眼教书先生。
“可以。”少年轻轻笑道。

教书先生微不可见的撇了撇嘴,他看见了幼童挑衅的眼神。

真是,谁会和你争宠啊。教书先生这样想,果然是个奇人,奇葩的奇。他在心中翻了个白眼。
偏偏还装得一副好模样。

他看了看和他十分严肃和幼童却十分温柔的少年,在心中叹道:果然是个奇人啊……

十年过去了……

“今日科举,你写的是什么?”教书先生问道。他苍老了不少。
“先生,我把自己写的默给你看好了。”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位青年才俊。这正是长大了的幼童。

半晌,默完了。

“嗯,写的不错。不过太过古板。”教书先生摸着花白的胡子,缓缓点头。

“你说,这科举,我能通过吗?”青年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己刚默完,墨迹还未干的字卷。

“行文太过死板,”教书先生看着字卷。“现在讲究新奇,你这要过的话……略难。”

“唉,这可如何是好。”青年皱着眉。
“反正你还有你大哥。”

可是我怕他失望啊……青年在心中无奈道。

“话说……”青年轻轻的喝着茶,白皙的手指不亚于白玉瓷杯。“我哥哥干嘛去了?”

“相亲啊,”教书先生看着他“你难道不知道?”
是啊……也该成亲了……青年自认为状态很好的走出茶馆,殊不知他在别人眼里是有多么失魂落魄。

“大哥!”青年终究是在一家酒楼里发现了老板。
老板显然没想到他会来,拼命掩饰自己的慌乱。
“大哥……你………………”
最后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已经泪流满面。
你不要成亲啊……
你是不是像爹娘一样不要我了……
我早就知道了……

又是两年过去了……正好,是今天。
青年看着外面的暴雨,再看了看空荡的茶馆,心想今天他和大哥可以好好休息了。

青年并没中举,不是因为文笔不好,而是太好了,让人有嫉妒之心,并且行文死板,老师们争执不休,最后青年没有中举。

谁也不知道,青年和老板都偷偷舒了一口气。

“大哥,”说书人看着在柜台后的老板,说道“今日无事,不如我给你说一段书吧。”

老板点了点头。

“从前有一对兄弟,”说书人翻着话本,上面完全不是他说的内容。“嗯……”

“说啊”老板皱了皱眉头“怎么不说了?”

“后……后来……”说书人缩了缩脖子“哥哥让他不成器的弟弟考取功名。”

“继续说。”

“结果那弟弟并未中举,在乡下想要追求自己喜欢的人。”

“…………”

“弟弟喜欢的人啊,那叫一个好。供弟弟吃喝不说,还用钱雇了一个教书先生来让他念书。”青年脸上有了些快活的神色。

“然后呢?是不是弟弟没有中举?”老板开口。

“嗯……所以他也没有和喜欢的人表白。”

“…………万一他喜欢的人也喜欢他呢?”

“……大哥……你……”青年带着一点希望抬起了头,直视着老板。

“怀桑,大哥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说书人的客户从脸颊滑下。

“我看,每天在茶馆说书的人就挺不错的。”老板的脸上带着微笑。

这一句话刚说完,又贴耳说了一句。“怀桑,我喜欢你。”

自从那天以后,说书人的故事突然多了起来。

茶客们都问他为什么,而他只是轻轻一笑。

“大哥,”说书人放下茶杯。起身看向老板。“他们都说我是个奇人呢。”
老板笑了笑“把我迷住了,可不是个奇人吗?”

因为那是我们的故事。

而我们的故事永远说不完。

评论(10)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