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叶【一颗菜】

没有消息,即是消息。

双聂:念你一生平安喜乐


聂怀桑总算是报仇了。

他在看着金光瑶被心头的白月光蓝曦臣伤了之后,就知道,金光瑶难逃一死。
唇角有着轻易不被人察觉的笑意,事后不久,回想时还会轻摇着扇,俯视着聂家校场。

我说过的,杀了我大哥的人都得死。

不过不久,便没有这丝得意了。
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为什么?他明明藏储锋芒多时,就为了推翻金光瑶,搞垮金家;他明明忍辱负重这么多年,差不多被人叫了半辈子的一问三不知,现在总算是在世人面前扬眉吐气,一展聂家风采;他明明什么都知道,却要装成什么都不知道。
他这么多年,为何?

难道为的是真正报仇,使金光瑶那副难看的面孔公之于众?
不,他其实早就有所察觉。
难道是为了让世人看看,我聂怀桑并非真正的一问三不知?
不,其实他不介意一辈子背负着这个名声。
难道是为了…………
为了什么?
为的,是那个人。
但他却不在了。

大仇已报,可是他心中却没有那么痛快。反而有着空荡。
是真的空荡,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装不下。
这世间红尘,入不了他眼。去除这些,真的没有什么可以念在心中的了。

莫名其妙的,他去看了戏文。
当主人公说“我只念你一世安稳,平安喜乐”时,他突然就放下了。
没有什么不对,好像之前就该如此。没有想象中自己认为很突然。
因为他曾经也说过啊…………

记得那时,他发着高烧,迷迷糊糊的,听见聂明玦说过。
“怀桑,我只念你一世安稳,平安喜乐。”
竟与这戏文出奇了的相似。
是该放下了。

“爷爷爷爷,你给我们讲个故事呗!”
一个老人像他年轻时候那样,轻摇着折扇。他身旁,是两个孩童。
“哈哈哈,好啊,爷爷给你们讲一个。从前啊,有一个特别厉害的人物,他叫聂明玦。”
“那……爷爷,你是什么啊?”
“诶呀,那时候不提也罢,爷爷只是一个一问三不知罢了。”
“那我不学爷爷!我要学聂明玦!”
“好好好,不要学爷爷。”
其实,我还想当一个在他身后的一问三不知。所以说不要学我。
也不要学我,活了半辈子,才真正放下。

“怀桑,我们走吧。”梦境中,是聂明玦的脸。
“嗯,好。”梦境中,他还是那个一问三不知。

“我真的不知道!”
其实我什么都知道。

清河聂氏聂怀桑,将聂氏托付给其子,聂念玦后,仙逝。

评论(8)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