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叶【一颗菜】

没有消息,即是消息。

双聂

又是一年清明雨。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少年沉稳的声音传入了在凳子上并不专心听讲的幼童。
“啪!”
“聂怀桑!又不好好听课!”少年看见了那昏昏欲睡的幼童,利眉倒竖,毫不留情的用戒尺打在了幼童白嫩的手上,也许是因为太过用力,亦或是幼童皮肤太过娇嫩,竟然打出了之前打时都不曾有过的红痕。
“唔……哥哥你真凶!”聂怀桑两眼泪汪汪的吹着自己的手背。
“你自己不听讲,还怪别人?!”聂明玦瞪了瞪眼,配上那拧的厉害的眉毛,活把聂怀桑的哭给憋了回去。
“别,别人家的哥哥都没你这么凶。”聂怀桑一边嗫嚅着,一边用毛笔在质地很好宣纸上写下了那句诗。
聂家是开茶馆的,收入不算多也不算少。长子聂明玦没读上书,全家人只好把希望放在小儿子聂怀桑身上,作为哥哥,聂明玦也没少监督聂怀桑的课业,但这聂怀桑却是个不争气的。他的心思不在课业上,却对那些古玩字画情有独钟。
恨铁不成钢的聂明玦才经常会给聂怀桑加课。

“大哥,”聂怀桑突然抬起头,认真的说“你给我买把折扇好不好?”
“又玩折扇,成绩要不要了?!”聂明玦瞪大了眼。
“好吧……”

不过第二天,聂怀桑看见了折扇就是后话了。

折扇在,大哥就在。
聂怀桑轻轻的抚摸扇柄,眯着眼睛想。

“诶诶,怀桑兄,”同窗好友拍打着他的肩膀,“听说边境打仗呢。”
“哦?是么?”聂怀桑一展折扇,当年的小孩已经长成了俊郎的青年。
“对啊,你怎么看?”
“不怎么看。”聂怀桑丢下一句话,向书堂走去。
我只求大哥一世安稳,快乐无忧。

“啊,下雨了。”青年聂怀桑抬头望天,绵绵细雨从天空中落下,朦胧的雾气在街道上弥漫,营造了几分诗意。毕竟这是文人骚客向往的江南。

聂氏茶馆搬家了,搬到了江南,因为这是聂明玦向往的地方。

聂怀桑叹了口气,起身,关店。
今天是清明啊……

青年将一杯酒洒在了地上,这是大哥用生命保护的土地。
大哥在,折扇在。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聂怀桑把就放在了坟前,雨,只来得及勾勒出他失落的背影。

黑青色的石碑上,刻着聂明玦的名字。

聂明玦,卒于四月四日。

又是清明啊……

评论(1)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