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叶【一颗菜】

没有消息,即是消息。

双聂:愿你不再负我(3)

我真的更得那么慢吗?虽然鉴黄师这个坑是佛系更新没错。来猜一猜瑶妹说了什么吧!

正文:
这世界没了聂怀桑,却出来了一个“江湖百晓生”
奇也怪哉,这人正好叫做怀桑。

有人说他真是愚笨,问他问题却不知答案;也有人说他博学多才,不过城府太深,出的办法太过老辣阴险。这副样子像极了聂怀桑,并且这人还经常把玩一把扇子,对古玩字画更是痴迷,不过一张脸上带着面具,是不是前聂家家主聂怀桑还难以考究。

这人平常踪迹难以捉摸,有时在市井中落脚,与布衣百姓毫无二致,有时又在江湖中扎根,像极了世外高人,看的见他的,都以此为荣,不过他却有过口谕,见了我,不必说。依着对他的敬仰,人们都不曾开口,这让他在市井故事江湖传奇中更添了一抹神秘色彩。

这,也恰恰增加了聂明玦寻找他的难度。

聂明玦和聂怀桑的缘分是神奇的,每当你苦苦寻找他的时候,他不出现,而在你心灰意冷时又给你希望。
聂怀桑苦恋聂明玦又何尝不是如此?
苦苦寻找,献出了自己的所有,从身体上到心灵上,但这些却比不过那一个外人。放弃了,却又突然给你希望,然后再将这希望在你面前生生捏的粉碎,不,比这之前更甚。

他聂怀桑,不能,也不想再受这样的痛苦了,所以他忍住见聂明玦的愿望,以山水之乐蒙骗自己。

其实还不错。

深夜,不净世。
在空荡的议事厅中,以玄衣男子坐在那里,神情严肃,若不是皱个眉毛肯定在世家公子上能排前五。骨节分明的大手正把玩着一把扇子,眼尖的肯定能看出这是聂怀桑送的那把。
清河聂氏家主聂明玦何时变得如此玩物丧志?
不,他只是在睹物思人而已。

“三哥,你来了。为何今日托梦与我?”
在聂怀桑梦中的竟是那金光瑶。
“今日突然思念旧人,特来看望。”金光瑶皮笑肉不笑。真是虚伪的亲切。聂怀桑这样想。
“三哥可是有事要和我说?”
“正是。”
“哈哈哈很好!”聂怀桑大笑,展开了手中的折扇。
反正夜还很长,咱们慢慢说。

大哥,你那好阿瑶可是给足怀桑面子,给我托梦了呢。

又是一夜未眠。
反正他也不在乎为谁夜夜未眠了。
那人……反正不也不在乎自己吗?
罢了,他也累了。

评论(7)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