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叶【一颗菜】

没有消息,即是消息。

双聂:愿你不再负我(2)

“哥哥,娘亲说亲亲是很重要的事呢。”年幼的聂怀桑正坐在少年聂明玦的腿上撒着娇。
“嗯,的确是很重要的事。”聂明玦少年时的脸还没有那么严肃,在午后的阳光下十分柔和,像一尊玉佛一样,慈祥而又美丽。聂怀桑看到正对自己微笑的哥哥,鬼使神差般将肉乎乎的小白手放在聂明玦脸上。聂明玦笑意更深,问到“怀桑长大后和喜欢的女孩子互通心意了,就可以亲亲了。”

“唔…………”聂怀桑哼了一会儿,然后爬了下来,十分严肃的看着聂明玦,然后用软的不能再软的语气向聂明玦恳求道“我……可以亲一下哥哥吗?”

唔……该死,又是这个梦…………
聂怀桑突然惊醒,在床上坐起,看着自己身上的绷带,突然想起了在他晕过之后的事。

聂怀桑在晕过去之后,好像是聂家的仆人带他去最近的医馆医治,自己好像昏迷了好几天,也不知大哥在何处。聂怀桑这样想,他又想到了聂明玦的那一巴掌,心如死灰。他发疯一般将自己紧捏不放的原本打算送给聂明玦的扇子摔得粉碎。

该说的没说,反而让自己伤的透彻,里里外外就像这扇子一样,粉碎。

这时门突然被推开,夹杂着冷冽的气息,还有着几许不可抗拒并且怒不可遏的味道,想也不用想,那是他的好大哥,聂明玦。

聂明玦身着聂氏宗主服,利眉倒竖,眼中有着明显的怒气,但却因为聂怀桑的伤势不好发作。他看了一眼在床上的聂怀桑,冷哼一声,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伤可好些了?”

聂怀桑其实心中有些期待,他有那么一瞬间想抱住他的心上人,并且哭出来说出自己在这么多年里是有多么想他。可是当他回答完了的后的一句话让他已经下定决心的手又缩了回来。

拌着难以抑制的心痛与绝望。

“孟瑶那件事是你一手策划的?”

又是那个孟瑶…………

“行啊聂怀桑,几年了,城府深了啊!”

我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

“男子汉大丈夫,怎能行如此苟且之事!”

我喜欢你……才算真正的苟且吧…………

“你倒是给我说话!!”聂明玦起身,拉着聂怀桑的衣领怒吼。他的眼里充满失望。

而聂怀桑是绝望。

“大哥,我……”

不净世的饭馆,说书先生吐沫横飞,这说的是那当今的新聂家家主聂明玦。旁人没有一个不明白的,聂怀桑用他的心头血换来了他的大哥,这一段兄弟情义让他们十分感动,但他们却不知登基仪式之后聂怀桑退出聂家的事。因为这些事只有聂家重要的家臣知道。

那日,聂怀桑手中依然把玩着一把折扇,但却没人敢看轻他了,因为那把折扇,可是沾了金光瑶以及无数人的血。

“我聂怀桑在金光瑶一事上行了不少苟且,人尽皆知,为聂家添丑,为了谢罪,我便与聂家以后没有半分瓜葛了。”
在金光瑶一事上,虽然手段不怎么干净,但这也是一件善事,怎能被称为添丑?忠心跟着聂怀桑的家臣在心中如是想,刚想开口质疑,却撞上了两道目光,是聂明玦和聂怀桑的。

我弃了,不必挂念。

让他走,看他能任性到什么时候。

这……可不是任性啊……这得是多绝望才能做出如此之举?
可他没说,将话咽进了肚子里。

聂怀桑背着包袱,最后看了一眼聂家大门,聂明玦早已走入议事厅,连最后一眼都没有施舍。

罢,这样也好,你看不见我的泪如雨下。

评论(15)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