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叶【一颗菜】

没有消息,即是消息。

澄羡:江湖(1)



魏婴和江澄是臭名昭著的山匪,至少在那些为富不仁的乡绅地主的眼里是这样的。


但是他们在穷人的眼里却是大英雄。


他们往往劫了钱之后经常分发给穷人。


这对富人眼里是一种无可救药的犯罪。


并且在那些附庸风雅的富人眼里,目不识丁是一种低俗的表现。江澄和魏婴虽不说是目不识丁,但也和那个水平差不多。


江澄听到外面对他的评价之后努力学习那些西洋人的语言和中文,往往也拉着魏婴一起来学习。不过魏婴总是笑嘻嘻的说“随时都会死,学那玩意干什么?”


江澄冷哼一声“以后吃亏就别怪我。”


江澄和魏婴率领大部队前往康庄。


康庄是有名的地方,那里官府横行霸道,民不聊生,农民的收成,五分地主,三分乡绅或者是地官府,剩下二分还要看当地地头蛇愿不愿意。

说白了,在那里就是跪着给人当孙子的。


“啧啧啧,生在那里的人真是不幸,”魏婴骑着马和江澄并肩走着“一生下来就要给人当孙子。”


“你幸亏是没生在那里。”江澄正视前方,只顾走着,阳光洒在了他的身上,魏婴希望,洒在江澄身上的不会是鲜血。


魏婴就这样楞楞的看了一会,然后突然揉住江澄的脑袋。


“哥这叫傻人有傻福!”


江澄不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停下马,郑重的对魏婴说“对,傻人有傻福。”


魏婴也停下了马,正纳闷江澄今天为什么那样正经,没想到江澄突然一拍马屁股,然后潇洒而去。

并且还大喊了一句话。


“傻人有傻福!但是傻逼没有!!”


魏婴半晌才反应过来。


“妈的!江澄你耍我!!”


寂静的夜。


江澄坐在床上,看着从窗外洒进的洁白月光,又听见了隔壁魏婴均匀的鼾声,揉了揉紧皱的眉心,躺在床上,沉沉入眠。


不知道进了康庄还能过几天安生日子。


江澄睫毛微颤。


他不希望有任何损伤。


无论是谁,他都不希望有。


有人悄悄的走进了他的屋子。


江澄紧张的握住枕边的三毒,但屏息仔细听了听脚步声,发现是魏婴。


江澄刚想开口问你来做什么,但是魏婴突然停下了脚步。


魏婴轻轻的笑了一声,然后拿出了一层被子,盖在了江澄身上,然后转身出去。


大概是魏婴突然想起他怕冷,然后睡得不安稳然后醒了给他盖上了被?


江澄裹紧了被子,然后嘴角带着笑意入眠,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了。


尤其是你啊,魏婴。


第二天早上,魏婴和江澄边吃着饭,边讨论着计划。


然后就是日常的赶路。


魏婴在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扯着闲话,似乎是想要缓解一下路上紧张的气氛,没想到扯着扯着就扯到了江澄写日记的习惯上。


“你说你写的日记是心里话吗?”魏婴叼着草问道。


“废话。”江澄翻了个白眼。“如果不是真心话写出来干什么?”


“唉,要放到我身上啊,指不住是什么花言巧语的恭维话呢。”魏婴笑着说。“你说能写出来的算心里话吗?”


“各人有不同见解吧。”江澄停下了马。


魏婴也停下了马“你干什么?”


江澄凝重的看着黑色威严而又高大的城门。


康庄到了。


魏婴也不笑了,然后拉了枪栓。


他转过头去,正好对上江澄的眼神。


兄弟,保重。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