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叶【一颗菜】

没有消息,即是消息。

澄羡:愿世界对你温柔以待(4)

蓝忘机后退了一步,愣了愣,然后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开口道“你和金家人在这里干什么?”


魏婴笑了笑,然后回头看向金凌。


金凌没有看到,而是直接嗤笑道“他和本宗主在一起有什么问题吗?毕竟他现在也不是蓝家人了吧?”


蓝忘机一直都不喜欢都不喜欢别人和他这么说话,皱了皱眉。


“怎么?又想禁言吗?”金凌的眉头紧紧皱着,但是仍然在强笑。“含光君,我这样叫你是因为你是蓝家人,而不是因为你的‘逢乱必出’”


你的逢乱必出,一直都有目的。


蓝忘机内心一震,他对于这件事情本来是无所谓的,并且他并不耻与人,但是现在蓝家因为他付出了太多,他必须要收敛一点,蓝忘机也不是不懂现在的形式,如果金江江家合起伙来对付蓝家,恐怕这件事情就可能比这还严重了。


蓝忘机盯了金凌良久,然后移开视线。


他并不想惹是生非,起码现在是这样的。


自然,金凌也不是没事找事的人,他看此情形,冷哼一声,坐在了魏婴身边。


魏婴招呼了老板“老板!来上好的酒!”


金凌瞥了他一眼“我可不给你付钱。你也不是金家人。”


“没事,我有钱啊。”魏婴掏出了钱袋,掂了掂分量,看起来还不少。这是他从蓝婴这幅身体找出来的,看来蓝婴早有准备。


魏婴嘴角上扬,看来这蓝婴也不是那么傻。


不过,等了良久也没有老板来,这时金凌开始起疑了。开始进入这家酒馆人还不少,但是他们都没有注意到人已经不见了。


金凌心一震,迅速跑到楼上打开门生所在的房间,不出他意料,门生的房间里已经空无一人。

魏婴也跑了上来看看发生了什么,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他突然想起来了。


据说云梦边界地区最近在闹鬼,难不成就是这里?


魏婴神色变得凝重。


楼下突然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声响。


魏婴转头,看见了左肩受伤的蓝忘机。


“你怎么样?”魏婴向他喊。


蓝忘机神色自若“无妨,刚刚有一黑影,我疑心他就是让人不见的罪魁祸首。没想到刚近身就被伤。”


魏婴“哦”了一声之后,也没有心思和蓝忘机客套,又回去看向金凌。


金凌睁大了眼睛。


“我……好像知道这个鬼怪是什么。”





———————————————————————————

呜呜呜马上期中了,有点短请不要嫌弃我。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