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叶【一颗菜】

没有消息,即是消息。

澄羡:你也来了

魏婴一直有高度近视,五十米外不分男女,一百米外人畜不分。


因为这个,他经常闹出不少笑话。比如说把奔驰当做出租车,人家停下他就开车门上来的那种,有一次甚至把人家吓得不轻,偏偏自己还在那里纳闷,为啥把自己踹下来了呢?


或者说上课,把眼睛死死贴住课本,以至于老师认为他睡着了,然后一巴掌把他拍醒,这种老师的爱魏婴自然是没有少体验过。


江澄每次都和他说去配个眼镜,可是魏婴偏不,因为他臭美啊。这时候,江澄总会皱着眉头,然后怒气冲冲的说“有一天摔死了别怪我。”


魏婴趴在课桌上笑“我死了你不得伤心?”同时说完后对江澄抛了个媚眼。


江澄假装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然后死死的按住了魏婴的头,别过脑袋,说“你死了我高兴还来不及。”


魏婴总是大笑“拉倒吧你。”


“你说我有一天真瞎了,你怎么办啊?”魏婴突然不闹了,他认真的问向江澄。


江澄思索了一会“陪你?”


魏婴嘟着嘴巴想了一会,然后突然大喊“哼!你竟然不说把眼角膜捐给我!平常玛丽苏小说里都是这样的!”


江澄听到这话,鄙夷的笑了笑,紧接着翻了个白眼“你还看那东西?再说了,我把眼角膜给你,想得到是挺美。”


魏婴成功而又快速的揉乱了江澄的头发,然后飞快的跑出江澄的视线。

“哈哈哈哈哈江澄你这个智障!”

满走廊都是魏婴鬼畜的笑声。

然后他又被撞到了。

高度近视,他没看到拐角的聂怀桑。两人一起撞了个底朝天。

江澄轻轻嗤笑“傻逼。”


“喂,江澄,”魏婴正在座位上转笔,然后转头对江澄说“下午正好没课,去不去操场溜达一圈?”


江澄正在做着习题,头也不抬的回答“不去。”


魏婴死缠烂打“诶呀,别那么紧张吗,放松放松也是好的。”


江澄没有办法,只能陪魏婴跑到操场。


两人一起躺在草地上,然后魏婴故作正经问他“隔壁班的一女生喜欢我,你怎么看?”


江澄别过头“不怎么看。”


两人沉默了半晌,江澄突然问“你什么时候配镜子?”


魏婴用一只手掌圈住了太阳,“不去配了,反正有你呢。”


江澄悄悄的将两人的手摆成了一颗心。然后又悄悄放回去。


魏婴沉默了一会,然后悄声说“江澄……”


江澄坐了起来,然后不看魏婴。


“我可是看到了。”魏婴坐到江澄身边。


“然后呢?”


“然后……”魏婴突然笑了“我很开心。”

因为我一直喜欢的人,也喜欢我。


其实喜欢,无非就是一个漫长的路程。

如果等到了,那么就请轻轻的说一声“你也来了”




评论(9)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