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叶【一颗菜】

没有消息,即是消息。

澄羡:愿世界对你温柔以待(3)

能保持一定输出……我真厉害。

———————————————————————————

“诶诶,你看那个人。”

“一个男人,有什么稀奇的?”

“你不知道他?他可是蓝家的耻辱,蓝婴啊。”

“蓝婴?他谁啊?”

“听说他自幼就喜欢含光君,死缠烂打不说,有一次竟然在魏无羡面前出言不逊。”

“我怎么没听说?大概是含光君和夷陵老祖在一起之后的事吧?”

“那当然,夷陵老祖可是含光君的心头肉,含光君也是夷陵老祖魏无羡的白月光,这人在两人眼里都是眼中钉肉中刺,谁看了都烦。”

蓝婴……真他妈……

魏婴堵住了自己想要骂人的嘴。

现在这个身份更不好看到江澄了。江澄……或许压根就不想看到他。何况是这样的身份,这样的灵魂。

魏婴皱着眉头,没想到却被一个人拦了下来。看着穿着,应该是金家的人。

“啧,我说没说过,不要让蓝家的人进来污了我舅舅的眼?!”

魏婴心一颤,听着声音,肯定就是金凌。

没错,的的确确就是金凌。

金凌十分郁闷,因为他刚刚被舅舅赶出来。

舅舅在他面前一直都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但是他从没有想到舅舅也有这么脆弱的一面,他不知道怎么才能安慰他所以只能一次一次的来到云梦。

江澄虽然脆弱过,但他毕竟是家主,所以他必须坚强,每次都能看到金凌在他身后,的确不错,不过金家尚未稳固,这小子更是恨不得直接在云梦住下,久而久之就觉得有些烦了。

“不好好处理金家事物,在我这里闲着做什么?”

“…………”总不能说我要安慰你吧?那样一定会被舅舅打死。

所以金凌就被江澄踹出来了。

“说,你来云梦干什么?”金凌冷冷的说。

“我……我……”魏婴结巴了,以前曾经想过自己如果以后有外甥会是什么样子……但是如今…………

害死了姐夫,害死了师姐……让金凌落得一个没爹没娘……江澄也是伶仃一人。

蓝忘机和魏无羡一起浪迹天涯,

总比他一人萧瑟好。

这是他应得的。

魏婴就这样愣了神。

“喂!你干什么呢?”金凌眉头越皱越厉害“为什么不回答本宗主的问题?”

“在……在下……”魏婴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吓着了金凌“在下想要与金宗主谈一谈!”

金凌抱着胳膊,然后嗤笑了一声。

“你算什么东西?”

是啊,他算什么东西。

“在下……”

“行了,不用你在下在下的了,”金凌嘴角上扬,但是并没有显出他有多高兴。“有什么事回金家说。”

金凌其实想要在这里直接说完,哪想到魏婴这一跪竟然引来了不少人。若是放在那大街小巷的低俗故事里,他金凌还指不定被人怎么说呢。再说了,现在金家根基虽然是稳了下来,不过还是要多加小心,总会有些图谋不轨之徒。

金凌抬了抬眉毛。

这个人……从衣着上看虽然脏了点,但是还能看出是蓝家弟子,长得也不错,不过就是让他心烦。

金凌突然想起来了,这人长的不像莫玄羽,但是像一个他从小就很熟悉的人,身死道消前的魏婴。

这人也要多加小心才是。不过……他倒要看看蓝家在搞什么名堂。

金凌抬了抬手,刚才挡住魏婴的下属就拉起了魏婴。

于是,他们就一起回了金家。

“蓝二哥哥!”本来寂静的云深不知处里,魏无羡跳了起来,然后一把抱住蓝忘机。

“…………”蓝忘机沉默了一会,然后说了一句“别闹。”

“蓝二哥哥,我想吃辣的啦!”魏无羡一边抱住蓝忘机,一边笑着说。

“那你想吃哪里的?”蓝忘机问。同时拿出了避尘,看这架势,好像是马上要去一样。

“嘿嘿,”魏无羡轻轻的笑着,“那肯定是云梦的啦!”

蓝忘机皱了皱眉头,看来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蓝二哥哥是想到江澄了吧,”魏无羡在蓝忘机耳边呼着气,弄的蓝忘机耳根痒痒的。“你只要在云梦边界地区买就可以啦!我不介意的。”

蓝忘机起身,点了点头。

看着地面上正在对他招手微笑的魏无羡,他心头涌上一阵幸福。

其实蓝忘机也不是没听过民间话本,有一句爱一个人就给他最好的就这样被他记在心里。

但是又想到了江澄那咄咄逼人的语气,心头又一阵不爽。

算了,还是去边界地区买吧。

可是蓝忘机万万没想到,他去了魏婴和金凌歇脚的那间酒店。

金凌其实很讨厌蓝忘机,因为他那一张总是丑着的脸,更多的原因是因为舅舅和魏无羡。

本来今天能回到金家,没想到那个和他一起来的门生却受了伤,不得已在此歇脚。

没想到正好遇见蓝忘机。

呵。真不凑巧。金凌在心里暗骂道。

旁边的魏婴突然在金凌诧异的目光里站了起来。

魏婴强颜欢笑,一步一步走近蓝忘机,两人脸凑的很近。

呵,真他妈不凑巧。魏婴也在心里骂了一声

他嘴上却说“呦,别来无恙啊,含、光、君。”

无脑小剧场
金凌:喂!
魏婴:第一我不叫喂,我叫魏婴,
金凌:你应该叫魏雨荨

评论(5)

热度(54)